动植物保护 FFP OSIFU OASIS 【公益推荐】(文/Jeremy Hance)

    世界上的顶级食肉动物正面临着大麻烦:近日《科学》杂志上一篇综述论文得出了这一结论。考察过31种大型食肉动物(体重超过15千克)之后,研究者发现它们当中的77%数量正在减少,而且半数以上已经失去了曾经活动范围的大半。事实上,就在关键研究发表之前仅仅几天,基因独特的西非狮子可繁殖的成年个体数量已经降到了250只。

消失的身影

“我们正在全球范围内失去大型食肉动物。”研究的第一作者、俄勒冈州立大学的威廉•里普(William Ripple)说,“它们当中很多种已经濒危。它们的领地在萎缩。这些动物中有很多面临着灭绝的危险,要么是在某个地区要么是在全球范围内。而讽刺的是,它们的消失正值我们意识到它们重要的生态作用之时。”

豹已经失去了35%的传统活动范围,数量正在减少。

地球上大型食肉动物的故事差不多可称惨淡凄凉。就在不算太远的过去,大多数人——甚至包括科学家——基本上把大型食肉动物看作竞争者、有害生物和致命威胁。这样的观点带来了打击甚至灭绝运动,杀光了欧洲、北美、中东和北非的多种世界顶级猎食者,在其他地区也严重打击了它们的数量。事实上,研究发现在31种最大的食肉动物中,66%已经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受威胁”。这个词的官方定义是“极危”、“濒危”、“易危”三个级别的总称。

“这些食肉动物往往需要大型猎物和广阔的栖息地。”科学家写道,“正是这种食物需求和大面积的活动范围常使它们与人类和牲畜发生冲突。再加上人类的褊狭,将它们推入了濒临灭绝的境地。”

在世界上的很多地区,顶级猎食者仍然遭受着枪击、诱捕、毒杀,甚至矛的刺杀。即便在未被直接捕杀的地方,大型的猎食者也在迅速失去它们的栖息地和捕猎地,使得甚至在保护区内也出现了顶级猎食者消失的趋势。

根据这项研究,大型猎食者全球性衰败背后的动因是另一种猎食者迅猛增长的数量:人类。

“人口的增长以及随之而来的城镇化进程不可避免地意味着很多栖息地将会进一步缩小或者被改造。这会使顶级猎食者面临更加严峻的灭绝危险。”合作者、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尤安•里奇(Euan Ritchie)说。他进一步指出:“人口增加带来的挑战绝不限于留住自然环境中的顶级猎食者。如何在保持我们紧密依赖的生物多样性的同时生产足够的食物,大概才是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

大型食肉动物的生态意义

不过,虽说大多数大型捕食者的数量在继续减少,公众对这些巨兽的看法还是在缓慢变化。现在已经有了很多保护大型猎食者的运动,拥护者对其表现出了热烈的反应。这些动物也常常被看作全球保护工作的重要标志,在一些地区(尤其是美国和欧洲),几种大型猎食者的数量正在小幅回弹。不过也许更重要的是,科学家刚刚开始理解大型食肉动物在世界生态系统中的重要地位。

“现在大量来自全世界的证据表明,顶级猎食者留在环境中会有利于我们自身的生存,因为它们扮演着很多重要角色,比如降低食草动物对植被的过度啃食,这样就能增强栖息地的固碳能力,从而有助于人们减缓气候变化带来的冲击。”里奇说。

美洲黑熊是全世界唯一一种数量正在增加的熊。

事实上,科学家早就提出了大型猎食者通过压低食草动物的数量,对食物链发挥重要生态影响的理论,但是他们现在发现了大型食肉动物影响生态系统的更多方式。首先,通过骚扰、威胁,以及有时候的直接猎杀,顶级猎食者还控制着中型猎食者的数量。失去大型猎食者可能意味着中型猎食者数量的突然爆发,对食物链下方的所有物种造成影响。比如说,澳大利亚修建了大型屏障,将澳洲野犬(Canis lupus dingo)拦在了绵羊放牧区之外。然而就在这些地区,赤狐——一种具有攻击性的猎食者——失去了控制,给当地哺乳动物造成了更大压力。

“总体上来讲,澳洲野犬遭受的压制可能促成了澳洲大部分地区有袋类和啮齿类的濒危和灭绝。”科学家写道。

海獭对海草林的繁茂起到了重要作用。【相关文章】海獭是阻止全球变暖的勇士吗?

猎食者无可置疑的重要性不仅仅限于澳洲大陆。研究表明海獭(Enhydra lutris)通过控制海胆的数量,对其所处环境发挥着巨大影响。海獭如果被杀光,海胆便会数量激增,大面积毁掉海草林。研究者写道,海獭“增进了近海生态系统中海草和其他质地丰厚的大型藻类的富足与分布。”

也许顶级猎食者重要性的最著名例证来自美国黄石国家公园。20世纪90年代将狼重新引入公园对生态系统影响深远。狼回归之后,加拿大马鹿的行为变化显著:它们不再在开阔地啃牧,而是躲在森林中寻求保护。这使得在公园中很多经受了几十年过度啃食的地方,包括河流及河床两侧,树木重新能够无所阻碍地生长。影响进一步扩展到了鸣禽、海狸、鱼、整体生物多样性,甚至碳封存。通过一种迂回的方式,狼变成了黄石公园里真正的造林专家。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里的灰狼:缺席70年之后,这种顶级猎食者被重新引入公园。【相关文章】狼为什么会嚎叫?解码“野性的呼唤”

“黄石公园生态系统的弹性之大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这种现象并未在各处都迅速发生,但是在一些地方,生态系统正在开始恢复。”里普说。“大自然是高度互联的。黄石公园以及其他地方的工作表明,一个物种是如何通过不同的途径影响到一个接一个的其他物种的。见证大自然各物种之间千丝万缕的相互关联,足以令科学家心怀谦恭。”

尽管对猎食者重要性的理解正在转变,里奇说世界上很多政府正在可悲地以错误方式管理其猎食者数量。“拿北美的狼和澳大利亚的澳洲野犬来说,以捕杀的方式对它们进行控制通常会摧垮生态结构,造成狼和澳洲野犬数量增多而非减少,往往加剧而非减缓了它们对牲畜的攻击。”里奇说。他认为对猎食者的遴选策略“可能会激化人类与猎食者的冲突”并且削弱生态系统功能。

“政府应当鼓励使用看守动物来保护牲畜的政策和做法,因为这样能够增加并保持环境及经济产出。”他补充道。

弗雷泽岛上的澳洲野犬。

动物保护,并不是一个数字那么简单

但是,猎食者数量需要达到多少才能实现其生态作用呢?在很多情况下,科学家并不完全清楚,而里奇说答案不仅是一个数字那么简单。

“最重要的不是猎食者的数量,而是其年龄与性别构成。当因为人类采取捕杀式控制,猎食者的数量剧减或者受到干预时,个体之间关系破裂,猎食者可能会做出意想不到、有时会造成负面后果的行为。”他解释道。在很多猎食物种当中,初生和年轻个体要向较年长个体学习。如果成熟个体都被杀光,年轻的猎食者失去了导师,往往会行为乖张,对牲畜和人类带来更大的危险。

尽管人们正在愈加了解顶级猎食者的重要性,世界上大部分大型猎食者的生态作用仍旧无人知晓。也许更令人担忧的是,科学家缺少很多世界顶级猎食者种群规模的准确数据,使得环保主义者只能猜测。可是已经掌握的数据又令人沮丧。狮子的数量已经从1960年的估计10万只跌落到今天的1.5万至3.5万只。目前仅美国被圈养的老虎数量便超过了全世界的野生老虎(约3200只)。埃塞俄比亚狼(Canis simensis)已经失去了98%的传统活动范围,总数不到500只。

也不是所有新闻都那么冷郁:在美国和西欧,狼正在返回它们久已失去的栖息地;环保主义者发起了一项在2022年之前使野外老虎数量翻倍的大型运动;世界上最稀有的大型猎食者——红狼(Canis rufus)——在一度被认为已经完全灭绝之后,数量正在反弹。不过,坏消息——加上人类不容喘息的压力——还是远远压过了世界大型猎食者得到的希望。

“增进对大型食肉动物的容忍以及与它们和平共处是一项重要的社会挑战,而对这一挑战的应对方式最终会决定地球上最大的食肉动物,以及包括人类在内所有依赖于它们的物种的命运。”这是科学家的结论。

澳洲野犬藩篱是地球上最大的人造结构之一,长达5614千米。


在俄罗斯被杀死的狼。在世界上的很多地区,政府仍在采取大规模捕杀的手段来控制食肉动物。

爪哇虎,灭绝于20世纪70年代的一个亚种。

 

编译自:Mongabay.com,Over 75 percent of large predators declining
文章图片:news.mongabay.com;(小图)Shutterstock 友情提供

转载 果壳网(guokr.com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没有伤害,就没有灾祸

拒绝动物性产品,保护动物,没有个人都能做得到

珍惜资源,杜绝浪费,保护环境我们也能做的到

【 动植物保护 FFP OSIFU OASIS】 

公益宣传BLOG

让爱,飞翔~~~

评论
热度(1)
 
© FFP.OSIFU OA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