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P OSIFU OASIS 动植物保护网】

……有些人竟然说,工厂化农场是解决世界飞涨的人口食物之道。这种说法真是荒谬无比,以致我必须在此对粮食问题做一简述——仅管它跟本书所强调的动物福利没有直接关系。

  在此时此刻,世界许多地方千万以上的人没有足够的食物可吃。另有千万以上的人虽然食物 够量,但品质有问题。最常见的是蛋白质不足。问题是:富裕国家所用以生产食物的方式有 助于解决世界饥荒吗?

  饲养的动物为了长肉以供人吃,必须吃食物。如果牛在只能长草而不能耕种的草地上吃草, 长了肉给人吃,则我们可以说这是纯收益,因为人类到目前还无法以合乎经济的办法从草中 获取蛋白质。但是,如果我们把牛放在饲养场或其它类似的囚禁场所,画面完全改观。因为 我们必须喂牛。不论牛在囚禁场所何等拥挤,大片土地却都必须用来种玉米、高梁、大豆等 等用来喂牛的谷物。这乃是用我们自己可以吃的东西来喂牛。牛必须为了每天可以活下去而 消耗其食物中的大部分。小牛不管何等被限制行动,它要活下去,就必须燃烧食物。食物也 必须用来构成人不能吃的部分,如牛骨头,只有此外剩余部分的食物才用来长成人类可食的肉。

  在人类吃的动物肉中,有多少蛋白质是牛已消耗掉,又有多少是留给人吃的呢?答案惊人: 人为了吃1磅动物蛋白质,必须给动物吃21磅蛋白质。我们的所得,不及供应的5%。无 怪法兰亚丝·莫尔·拉普称这种饲养法为“蛋白质反生产工厂”!

  我们还可以用另一种说法解释。设想我们有1英亩沃土,我们可以用它来生长高蛋白质的植 物食品,如豌豆类或黄豆类;如果这样,这1英亩地可以生产300磅到500磅蛋白质。我们 也可以用它来生产谷物,喂牲口以食其肉。如此则我们可以从这1英亩土地中得到40至45 磅蛋白质。有趣的是,虽然大部分动物在将植物蛋白转化为动物蛋白都比牛更有效—— 比如,猪“只要”8磅植物蛋白就可产生1磅动物蛋白——但如果我们以每英亩土地可以产 生多少动物或植物蛋白来算,则像猪这类的优点就不明显了,因为猪不能消化牛可以消化的 许多植物性的蛋白。总结起来,每1英亩可以产生的植物食物是动物性食物的10倍。各种估 计会有些出入,而有些估计竟高达20∶1。

  如果不杀,而只取动物的奶与蛋,则我们获得的报酬就高出许多。不过,动物还是必须得用蛋白质来维持它们自己的生命,而最有效的奶与蛋生产法,每英亩产生的蛋白质仍不超过植 物食品所提供的1/4。

  当然,蛋白质只是营养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把植物食品和动物食品提供的全部卡路里做一比较,就会看出植物食品更占优势。1英亩土地如果种植燕麦,其所产生的卡路里6倍于以之 喂猪——最有效的产肉动物——而食其肉所产生的卡路里。如果种花椰菜,则将近3倍。每 英亩燕麦比喂牛而食其肉所产生的卡路里高25倍。其它的营养表也粉碎了肉食与奶制品的 其它神话。比如,1英亩的花椰菜产生的铁质是以之喂牛而产生的铁质的24倍,1英亩 的燕麦铁质则为其16倍。1英亩的燕麦所生产的钙固然不如以之喂奶牛所产生的钙,但若种花椰菜,则为奶牛的5倍。

  这些比例对世界粮食问题的涵义是令人吃惊的。1974年,美国海外发展评议会的雷斯 特·布朗估评,如果美国只要有一年少消耗10%的肉类,就可释放出至少1200万吨 谷物给人类食用——也就是可喂饱6000万人。美国农业部前助理部长唐·巴尔堡曾说,美国 的牲口如果减半,则粮食足以使发展中诸国卡路里的供应量超出现在的4倍以 上。真的,富裕国家的制造动物食品所浪费的粮食,如果适当分配,足以终 止全球的饥荒和营养不良。那么,我们的答案已很清楚,工业国所用以饲养动物以食其肉的 方法不能解决人类的饥饿问题。

  肉食也对其它资源造成沉重的压力。“世界守望协会”(theWorld Watch Institute)—— 坐落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环境智囊机构——的研究员亚兰杜宁就曾算出,1磅由饲养场中养 出的 牛肉要花5磅的谷物,2200加仑的水,相当于1加仑汽油的热量和大约35磅的表土 流失。北美洲1/3以上的土地已经变成畜牧地,美国一半以上的农地用于种植饲料,一 半以上的水用于畜牧。从种种方面来看,植物性的食物都对资源与环境的压力更小。

  让我们先看看能源。我们原先都以为农业是利用土壤中的养分和太阳的能源来增加我们获 得能源的方法。传统的农业确实是这个样子。比如,墨西哥的谷物以1卡的石油能源生产83 卡热量和食物。然而,在发达国家,农业却依赖大量的石化燃料。美国最有能源效益 的作物(又是燕麦),每卡石油热量仅生产2.5卡食物热量,马铃薯只略超 过2卡,小麦和 大豆则约为1.5卡。然而与美国的动物食品相比,如此贫瘠的产量已算丰富的了。因为动 物性食品样样都要花费更多的能源。最有效的动物性食品——大农场里的牛肉——要有3卡 石化燃料才能产生1卡肉食热量,而最无效的——饲养场牛肉——则是33卡对1卡。就 以能源效益来说,蛋类、羊肉、奶制品和鸡肉,分列在前述两种牛肉生产法之间。换句话说 ,单以美国农业而言,种植农作物的热量效益至少比牛群放牧高5倍,比养鸡高20倍,比饲 养场生产牛肉法高50倍。美国的动物性食品之所以可以行得通是因为它吸取 了千百万年中在石油与煤矿中所储存的太阳能。农业综合企业公司之所以能有经济利益是因为石油比肉类便宜。但就有限能源的长远合理运用来说,却完全是不合经济效益的。

少养肉品动物——素食拯救地球 - FFP.OSIFU OASIS - FFP OSIFU OASIS动植物保护


以用水而言,肉类生产比起谷类生产也极为浪费。1磅牛肉所需的水比1磅小麦高50倍。《新闻周刊》对养牛同水的比喻极为生动,它说:“1000磅的肉牛身上所用过的水足以浮起一艘驱逐舰。”美国、澳大利亚和许多其他国家干旱地区所仰赖的地下水源已因畜牧而日渐枯干。比如美国自德州到内布拉斯加州的大片养牛地带,地下水位正在降低,井水干枯;因为养牛业不停地在取用千百万年以前形成的奥瓜拉(theOgalalla-aquifer)地下湖的湖水。

  动物食品的生产还不只是用水。英国水利局的统计显示,1985年由农场造成的水污染事件超过3500件。当年的例子之一是个大槽爆裂,使25万公升的猪粪流入裴瑞河,使 11万条鱼死亡。现在,水利局提出的河水污染控诉案中,有一半以上是农业引起。 这不足为奇,因为拥有6万只鸡的小型鸡蛋场每星期就产生82吨鸡粪。2000只猪一 周产生粪27吨,尿32吨。荷兰农场每年产生9400万吨粪,但只有5000万 吨能被土地安全吸收。剩下的,据计算,装在铁路货车上可以排16000公里长——足以 从阿姆斯特丹直运加拿大最远处的海岸。但这剩下的粪便并没有运走,而是堆在地上,污染 水源,杀死荷兰农耕地区尚存在的自然植物。在美国,农场动物每年产生粪便20亿吨——是人粪便的10倍——其中一半来自工厂化农场,而这种农场的粪便是不能回归 自然的。就如一个猪农所说:“除非肥料比人工还贵,粪肥对我来说就没什么 价值。”所以,那原本可以肥田的粪便就一直扮演着污染河川与水源的角色。

  然而畜牧业最大的破坏力还是在森林方面。自古以来,砍伐森林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放牧牛 羊,目前仍是。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巴西、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都在大量砍伐雨林, 种草养牛。但这些牛的肉却送不到这些国家穷人的口里。它们被卖给大城市中的有钱人或外 销别国。过去25年间,中美洲雨林有一半已经被砍,用来养肉以供北美。 世界上90%的动植物物种生存在热带,而其中许多是科学界仍未曾记录的。 如果森林砍伐以目前的速度进行,这些动植物就会灭种。再者,砍伐森林造成土壤流失 ,流失又造成洪水,农人无柴薪可用,且雨量可能减少。

  我们刚刚才认识森林的重要,而这些森林却已急速消失。1988年北美发生旱灾以后, 许多人都曾听说地球遭受温室效应的威胁,这是大气中二氧化碳增加的结果。森林储存了大 量的碳;据估计,虽然人类大肆砍伐森林,地球现存的森林所储存的碳仍旧400倍于人类每 年燃烧石化燃料所释入空中的碳。砍烧森林会把碳以二氧化碳的形式释入大气层,相反的, 新成长的森林则会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使它成为活的物质。摧毁现 存的森林会增加温室效应;要想缓和温室效应唯一的办法便是大量种树以及缩减二氧化碳的 排放量。如果失败,则地球温度的增加在50年之内将会造成广泛的旱灾,并因 气候改变而使许多森林死亡,无数的物种将因不能适应栖息地的变化而减种,还有就是极地 冰山融解,使海水增高,淹没滨海的城市与平原。海水升高1公尺,孟加拉15%的地 方将遭淹没,受害人口1000万;太平洋中较底的岛国如马尔地夫、Tuvalu和Kiribati则可能将不再存在。

  肉品动物与森林争地。富裕国家对肉品的巨大胃口使农业综合企业比森林保育者更有钱来对 抗抗争。一点也不夸张地说,我们现在是用整个地球的未来做赌注——为了什么?为了“汉堡”。

(来自彼得-辛格《动物解放》)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没有杀害,就没有灾害

拒绝动物性产品,保护动物!我行,你也行!

珍惜资源,杜绝浪费,保护环境!我行,你也行!

【  FFP OSIFU OASIS·保护动植物】 

http://ffposifu.blog.163.com/

http://ffposifuoasis.org

公益宣传BLOG

评论
热度(1)
 
© FFP.OSIFU OASIS | Powered by LOFTER